• <tr id="74bcz7"><span id="74bcz7"></span><bdo id="74bcz7"></bdo></tr><ins id="74bcz7"><dfn id="74bcz7"></dfn><q id="74bcz7"></q><thead id="74bcz7"></thead></ins><i id="74bcz7"><big id="74bcz7"></big></i><abbr id="74bcz7"><fieldset id="74bcz7"></fieldset><noframes id="74bcz7">

                    • 捕魚王者|泥土的味道更濃了

                      • 時間:
                      • 浏覽:1579
                      小夥爲有面子 買“88B88”假車牌上路

                      于櫻海,月下撫琴,靜守紅塵一隅,彈盡雪月風花,許你一場傾城戀,洗你一世紅塵憂。紅塵如夢,情也悠悠,飛紅萬點谧清眸。
                        一捧情思,一阙癡語,拂袖撫琴,譜一曲相思引。漫步櫻海本無心,卻獨醉你夢中,驚悸了捕魚王者的凡夢,一眼情鍾。攜一縷春風,裝飾你的半簾幽夢,將前世的眷戀盈入瑤琴,譜就一曲驚豔時光的梵音。琴聲悠揚,拂去曆史塵煙,循著愛的歌聲,沿著情的足迹,淺拾我生之初的情愫。
                        一案瑤琴,依稀記得那個優美曼妙的身影,明眸善睐,娴靜柔美。襲一身曳地長裙,纖纖玉指,抒就天上人間的梵音。將永恒的愛情呈現出詩情畫意。遇見你這樣的一位玉人,注定爲你忘乎所以,不去問櫻花何時凋敗,是不是值得等待;墨染流年的思緒,不去苛求完美愛的結局,因爲我知道,遇見你這樣的一位倚在時光裏的女子,是宿命。與你邂逅怦然心動的瞬間,一筱琴音溫婉綿長,零落的花瓣散發著淡淡的幽香,映出雪樣清麗的模樣。
                        是誰在忘憂川前輕呤淺吟,“任憑殘香鋪滿落,淚灑花箋無以顧。韶華彈指芳菲暮,身陷紅塵誰與度?”噢,那不是我日夜思念,害我眠淺的女子嗎?凝眸水之湄,打濕了你的水衫羅裙,漣漪了我微妙的情愫,透視了我心孤獨。我曾以爲的靜女其姝,搔首踟蹰,也只不過是給了我一個回望的角度,讓我可以看看來時的路。從未奢求過有地老天荒、海枯石爛,只願望穿秋水後還可以瞥見你的傾世容顔,在心底深戀。
                        草色煙光殘照裏,無言誰會憑闌意。溫柔的少女,是你給了我昔日最美的回憶,于是在不經意間,總會習慣性地憶起。不可否認,昔日的回憶,在時光的轉角,歲月的軒窗,賦予了月思築紅塵,紅塵思無顔的希冀;荒亂的流年裏,當思念的風來襲,喚起了春夏秋冬的旖旎;我的世界裏,一草一木皆成了別樣的風景。或許,今生的相遇,是不經意,也是早已安排的天意。
                        似水無痕,俯看這一地的回憶,我願陪你萬世輪回,將歲月輕柔,哪怕幸福只是短暫的停留!情海無邊,回頭怎是岸?花期如潮,風花雪月的飄渺,我不希望看到晶瑩的淚珠挂滿你的眼角。遙遙相望裏,晨鍾暮鼓的念,我獨自難成眠!碧雲天,黃花地,執筆輕研,任相思缱绻;可不可以借你一雙皓腕凝脂深情的手,爲你彈奏,塵封住,相識的那一眼凝眸,玉指翩然,傾瀉一曲菩提清音,伫立成一世風景。一曲《鳳求鸾》,弦筝吟唱,曲水流觞,搖曳著一簾芬芳,如癡如狂!
                        一紙素箋,一墨流年,依著文字的馨香,任心事流淌,在生命中淺漾,描繪一段清寂時光。掬一捧輕盈素淨的櫻花瓣,宛若玉蝶,漫過原野,鋪在情田,別在經年素箋,見證海角天涯的想念。琴弦搖曳,綻開綿長的牽念。
                        煙雨江南,只一眼她笑靥如花,傾盡天下,萬頃碧波,凝神思忖,從此,愛上的女孩都像她。最初的執念,逃不出早已布下的劫緣,于是,思念,泛濫于每一個岑寂的黑夜。殊不知,忘憂川前,我仍一意孤行,苦等你這溫婉美人赴我們最後的約。
                        今夜,請允我附庸風雅,彈一首思伊的幽夢戀曲,撫氤氲風塵的雅琴,找回當初的韻律,把一首隨思而感,隨情而淌的櫻海戀歌響徹在僅屬于你我的天地。

                       在這樣一個世界,生活中充滿了一種泥土的味道,那不是親切,溫暖,幸福的味道,那是一種令人迷茫,彷徨,失去自我的味道。人們在勸導他人時,常常會借用文學,利用典故,甚至會以親身經曆去改變,去調整一個人的心態。可是會有誰會回頭想想在每個人的生命曆程中,那些點滴豈可複制。每個人所走過的小徑,渡過的小河都不可能完全相同。或許時期不同,或許心情不同,也或許人心不同。有時候,我們感到疲憊不堪了,于是選擇了逃避現實,鑽進虛幻的意境,因爲虛幻的世界裏找到了現實生活中無可比擬的快樂與輕松。你可以說那是在虛度光陰嗎?不,不是的,那樣未免武斷了些!每個人都應該懷有這樣一顆追求美好的心,帶著那份純真去感受生命的勃起。實際上,很多詩人就是這樣,他們厭倦了市儈小人的勾心鬥角,厭煩了物質社會的爾虞我詐,他們擔心自己的心會在這樣一個現實中得不到雨露的滋潤以及清風的撫慰。爲此,他們掙脫了時代的拷鏈,摒棄了功名利祿的誘惑,徑直走向了理想的精神世界。他們將詩融入生活,將情化爲字句,將理想之于甯靜。其實,這樣的選擇並非輕而易舉的。于有心之人,這些詩人集聚靈氣于一身,飽含情愫于一體,是人的精神之巅峰。于是他們投以敬佩與尊重。然而,于失心之人,這些詩人更像是在玩世不恭,像是在不屑于世。因此他們加以嗤鼻之聲。面對不理解,詩人能奈何!

                        啊,泥土的味道更濃了,連空氣也變得渾濁不堪了。走在長廊上,朝天角一望,淒涼襲上心頭,感喟溢于胸間。低頭俯視鞋背上沉睡的塵埃,我多想有一陣微風,能夠吹醒它們沉睡的心靈,慢慢張開它們惺忪的睡眼,靜靜欣賞躺在這座城市的街燈。

                        我,慶幸的是在這座城市裏,曾經也曾留下過我快樂的足迹和幸福的味道。或許,生活就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黑洞,一旦你陷進去,就不要想著再從裏頭爬出來。因爲你選擇出來,沒有人會特意爲你安排一個歸宿。你一旦做出了選擇,就別再回頭,因爲你看到的,更多的是過往還未愈合的傷疤。揭開傷疤上的那塊紗布,會很疼;不揭開那塊紗布,會很惱。選擇就是這樣,不容有半點人情,也絕不摻有半點假象,殘酷而現實,不可改變,不可逆轉。

                        你知道嗎?我特別羨慕那些淡然,坦然,豁然的人群。他們可以真正地釋放自我,將生命的獨特彰顯到極致,將情感的純樸表達得淋漓盡致。不論生活如何折騰,他們都會以最坦然的姿態去沖著它們微笑。有的時候,我多想回到不知世事的孩提時期,那時的我是如此天真,如一張白紙,簡單卻不平凡,充滿了可塑性,也充滿了無窮的想象空間。所謂“少年不知愁滋味”。過去,我一直不理解,如今我算是深有體會,深刻理解了。每個人的童年,都是青色的,淺、淡、純、真、透亮、鮮明……即使世界的塵土開始發黴,我們也不會有世界末日的恐懼和人事冷漠的絕望。

                        此時此刻,我懷有一種矛盾的心情,我希望自己能用微笑拭去臉頰間的汙垢,用喜悅消散眉宇間的煙霧。然而,我卻怎麽也出不來,怎麽也無法擺脫被塵埃掩埋的處境。我發現我向太陽伸出雙手,希望收藏一絲溫暖,而我得到的卻是一陣寒風的侵襲,是我還不夠真誠嗎,還是捕魚王者本來就不應該渴望太多?

                        瞧,起風了,樹葉開始沙沙作響,幾只“秋碟”伴著曲調開始慢慢降落,它們在枝頭呆的時間太長,有點累了,想真正地暫停生活的進程,減慢追逐的腳步! 

                      2001